庭院沉纱宫堆雪

庭院沉纱宫堆雪

作者:冷恢

都市小说54 万字连载白头,依偎,棋子,林家,庭院

关键字: 白头  依偎  棋子  林家  庭院 

思君如望楚宫月,夜夜流光拂皎洁。她本心存万分之一的侥幸,以为能与他相知相许相依偎,相守白头看流云,却终究是浮丝无力,两两相望,唯余眼底余热,心头燃起虚火,却不敢指尖微动,眸光流转,已是经年。安国侯府三房嫡女林墨染与四王爷萧远景,两人皆是高门之中的末流,本期许如梁上双燕,双栖同飞,平淡白头共依偎,却因太后一道懿旨,林墨染奉旨入宫,变成牵系皇室与林家的棋子,成为平衡朝局的棋子。她知林家树大根深,即便宫内风雨如瀑,亦能巍然不动,绝不会有分毫飘摇,可于细微之处,还需自己细细思量计较。一入宫门心已死,浮沙流雪映光辉。鸳鸯交颈本为错,却是春色再扰人。君子无情,妃妾无意,却是情愫缠绵,心字交托,是错缘?是真情?还是取暖?一生浮丝高台筑,锦绣流华系何身?冰心相望空相对,三生石上无姓名。他言:“我一生孑然,却不是心无挂碍,心里塞得满满当当,有时仰头灌下一口酒,都觉得喝不下去。”她说:“我本存了万分之一的侥幸,却终是不能。侯府高门,这些早该想到的。”巍巍章玉台,悠悠楚宫月,疏浅总是情别,无关流水落花事,堪谁折柳枝,春风伤离别。只把春心忘却,庭院沉沉纱堆雪,心字无多,欲诉少年事,不知从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