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伤(1 / 2)

军卡停在了李婷婷那辆小汽车旁边,这次伤亡极为严重,士兵死的只剩下五个人,陆安国头部受伤陷入了昏迷。幸存者也只剩下了二十五个人,其中十个都还是十几岁的孩子。

伤亡惨重。

大多数孩子在末日初期就失去了亲人,只有少数两个刚刚失去亲人的孩子在憋着声音大哭。

“停在这里干什么快走啊!”

“等一下丧尸追上来了!停下干什么!。”

刚才公交车顶的那几人见卡车停下,急得直接大吼,脸上布满惊恐的神色,对着陈澜无能狂怒的样子,可笑又可悲。

李婷婷在给陈澜处理骨折的手,听到那几人的怒吼,狠狠翻了个白眼斥道:“要走自己下车走!”

“凭什么,你不走,你下车,让他们送我们去首都!”那人指着围着受伤的陆安国的几个士兵。

“你说凭什么,我倒要问你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要送你们?”

“他们的任务就是护送我们,不然我们交的税白养他们吗!”其中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伸着右手食指怒指着陆安国等人,被烟酒熏黄的脸上是理所当然的表情。

“就是,国家的命令他们都不听了吗?”另一个四十几岁的大姐紧紧抱着那个男人的手臂,语气还在恐惧的发抖却又振振有词:“我和我老公可不养白人!”

“呵!”李婷婷都气笑了,正准备回嘴却被陈澜拉住。

“再逼逼你们不是丧尸老子也宰了你们。”陈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此时看他们的眼神就像再看一坨死肉。

“你敢!现在可还是社会主义国家,z国还没有灭国呢!杀人可是犯法的!”男人还在嘴硬,但是声音却没有那么尖锐了,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你仔细看看你周围,现在就算是老子一刀宰了你,陆班长他们都不会说出一个不字。“

男人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陆安国,再看看围在他四周的几个士兵,那几个士兵的眼神极为冷漠,和陈澜一样的眼神,他还准备说些什么,但是嘴巴蠕动了几下,加上身边那个女人的拉扯,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华子抱着枪坐在陆安国身旁,哭丧着脸。

陈澜见不得他这个表情,像陆安国要死了一样,虽然肉眼可看他满脸是血:“华子你别这样,看的老子焦虑。”骨折的手被李婷婷简单包扎了一下,用白布包起挂在了脖子上,她走到华子面前,用左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走开。”

幸存者里唯一一名医生救援小孩时被丧尸鼠咬死,和那个才来得及抱在怀里的小孩一起变成了丧尸,所以现在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婷婷过来。”她朝李婷婷挥手。

两人挨着坐在陆安国旁边,看着陆安国被简单包扎过的头,陈澜对着幸存的几名士兵道:“都别丧着脸了,陆班长又不是被丧尸咬了,只是被打到了头而已,他是强化者,我们要相信陆班长的自愈力。”

“澜姐,你和陆班长怎么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