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罗星(1 / 2)

玄幻大陆 水果将 1228 字 2020-12-27

游龙剑的锋鸣还在继续,血云却慢慢散开,漏出一个肤如凝脂的俊美少年,疲惫的看着一剑仙。

远处冥君被空相的经锺罡气救下,虽然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好在冰晶未散,应该没有大碍。

血魔的真身竟是如此俊美,谁都没有料到。此刻他全身被一剑仙的剑气所笼罩,看来大局已定。

媚、枉与空相的争斗也告一段落,二人被空相的经锺罡气困住,动弹不得。

一剑仙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少年,丝毫察觉不到他身上的邪恶,仿佛令人闻风丧胆的血魔与他毫无干系。

“哈哈哈哈……”血魔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全然不似之前那般冰冷死寂,笑声过后,也许是他身受重伤的缘故,身体剧烈的抖动着,接着不断的咳嗽。

“想不到,你竟能精进如此之快,难怪清虚对你另眼相待。”血魔虚弱的说。

一剑仙深知自己能突破“无我”之境还要拜他所赐。因而稍一拱手还礼。

血魔伸手示意:“说起来,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叔。你也不必谢我。哈哈……一切都是天意,都是天意!”

一剑仙突破无我之境后,心中一片空明,恩怨情仇,是非对错全然激不起他心中丝毫涟漪。只是静静的看着血魔。

这种平和的静,让血魔感到莫名的烦躁,如同被怜悯的的目光,让他怒气大增。他想起了那个曾经教导他的仙祖,拥有相似的目光。

突然血魔俊美的脸庞变得狰狞起来,发疯了一般叫喊道:“什么此处便是彼岸,仙祖我不信你所言!”

说罢人影一闪,出现在一剑仙身后,此时一剑仙周身剑气纵横,可以说没有破绽。只一剑便将血魔斩成飞灰。

不料血魔竟然只是虚晃一枪,用魉的元灵替自己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自己的真身却向东方剑仙门的剑阵飞去。

先前血魔将炽、魉融进体内,平添了两颗元灵。每多一颗元灵便多一条性命。

这元灵,本是人头顶的一股链接天地的元炁。婴儿时囟门未合,仍可汲取天地灵气,待囟门关闭,人便无法再与天地联系了。

那股元炁也由头顶转到丹田,进而舒展至四肢百骸,成为人活动的能量。这股能量强弱波动,便有人生、老、病、死不同的表象。

修仙求道之人,便是重新凝结这股元炁,会于头顶的百会穴。继续吸收天地精华,令人延年益寿。如罗老爹便是此类。

进一步,由炁结丹,将元炁结丹,重归丹田,便可长生。如剑仙门弟子、空相弟子便为此类。

更进一步,如血魔、一剑仙、空相等人,由丹化灵,是为元灵。此时身躯不过是一具皮囊,元灵不灭,身不死。

至此刻已有违天道,因而仙祖当年便不再留恋这无尽的生命,更不敢自比天地,因而顺天而行,羽化飞升。

自此以后,所有修道之人,堪破无我之境后皆会灵消丹碎魂归虚无。从而,无所在,无所不在。

血魔则不相同,他想更进一层,借助天材地宝,凝练元灵,想让其不死不灭,便可与天地同寿。

在多年的试验中,他逐渐摸索出一套法术,即将他人的元丹点化成灵供自己驱使。

因此他才能融合炽、魉的能力。

只是,这种法术的反噬作用也很强,每次点化他人的元丹,都需要消耗自己的元灵,因此除非元灵强到如自己、无为等人方可为之。否则早就被元丹所噬,魂飞魄散了。

此刻,三大敌手,冥君生死不明,一剑仙羽化飞升在即,只剩下一个只守不攻的空相。

血魔自信还有一战之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他拼尽元灵毁灭的风险,逼向剑仙门众弟子,只一瞬间便取了众人的元丹,却不融合点化,想要以此要挟一剑仙,令他投鼠忌器。

但血魔毕竟没有突破无我之境,所知所学皆是由道经或他人转述,差之毫厘,便谬以千里。

此刻一剑仙见众弟子元丹化进血魔体内,心中已明白其用意。随即剑意化神,元神出窍,一道金光向血魔急射而去,速度之快,能量之大,精度之准已不是血魔可以闪避的。

随着一阵鬼哭狼嚎般撕裂空气的声音,这不可一世的枭雄,最终魂归太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