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 / 2)

谁的bg苏衾的?还是那位观战的旧弟子的?

可是在她掉进这个冰墙之后,系统就告知她,信号受到干扰,无法与外界链接,所有苏衾和那名观战旧弟子的bg断了。

如今怎么会又突然出现bg是他们进来了?还是……

绪茕被撑的无法合上嘴巴,盯着眼前巨大的蛇脑袋,难受至极,不知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条件反射,口水被撑得黏在蛇尾上往外流,眼泪也出来了。

这,太特么羞耻了。

眼前的蛇脑袋突然往前凑了凑,几乎贴在她的脸上,然后微微一歪,蹭了一下她的脸颊。

冰凉的蛇皮,硬且细密的蛇鳞蹭在她脸颊上,那触感让她在一瞬间头发发麻,一阵阵战栗。

却感觉脸上的眼泪被蛇脑袋蹭了开。

——[千年后会有人从传说里借月光将思念看清……]

这bg不会……是这条雪皇蛇的吧?这里只有她和它,它难道……难道也是旧弟子???

绪茕立刻让系统打开界面,点击雪皇蛇,她要听它在想什么,她要活命。

刚点击雪皇蛇,蹭在她脸边的蛇脑袋就又凑到了她的嘴巴旁,“触摸”在她嘴巴里的蛇尾巴缓缓的往外拔了拔,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那蛇脑袋却吐着蛇信“舔”了一下她的口水。

——[嘶嘶、嘶嘶……嘶……]

绪茕听到雪皇蛇的心理活动时,觉得系统在耍她。

系统:[雪皇蛇的心里活动确实如此,如需翻译,需要付费购买插件,500灵石。]

垃圾游戏的本质就是逼你氪金。

买!她所剩的灵石也就五百多了,全部氪了!

系统“叮叮当当”扣钱的声音之后,她终于听见了人话。

——[触觉、热……液体、黏……眼泪……唾液……]

这是雪皇蛇的所有心里活动?零星的词汇,什么意思?

——[嘶嘶……(翻译:黏、津液……)]

绪茕猛然反应过来,雪皇蛇是没有五感的,这五感包括触觉、味觉、听觉、视觉、嗅觉,可眼前这个大家伙显然对她有触觉,它这一番举动是在“探索”?

它在她身上感觉到了:热、黏,和眼泪唾液。

这使它感到惊奇,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吃掉她,而是一再的“触摸”她。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可能是雪皇蛇第一次有“触觉”的人类!

这是命运之神丢下来救她的蜘蛛丝啊!

抓住它,抓住它。

绪茕手臂被卷在蛇尾之下,动弹不了,在那蛇信快要吐进她嘴里试探时,强忍着战栗和恶心,用舌头抵住口中的蛇尾,卷了一下。

那蛇尾猛地颤抖一下,停了下来。

仿佛愣住了一般。

——[嘶、嘶嘶、嘶……(翻译:热、热软、痒……)]

绪茕趁它愣住的瞬间,慌忙挣扎,将手臂挣扎了出来,又立刻放在了蛇尾上,用她的手掌轻轻抚摸了一下堵在口中的蛇尾,同时用舌尖卷了一下蛇尾的尾巴尖。

这次,它的反应更大了,颤栗着,猛地将蛇尾从她口中缩了回来,一下子卷住了她细细的手腕。

——[嘶……(翻译:啊……)]

绪茕得以正常呼吸,猛喘了两口气,嘴巴已经僵掉了,耳朵里听见翻译内心震颤,那个“啊”的语气词,明显是它“刺激”到了,它如此敏感,定然是百八十年里都没有“感受”过。

她的命保住了。

蛇尾卷在她手腕上力气大的她手指发麻,她喘过来两口气,慢慢将另一只手掌放在了蛇尾上,语气比幼儿园老师还温柔的说:“你能感觉到我的触摸对不对?”

蛇脑袋动了一下,停在她的眼前,没有眼睛的脑袋,仿佛在“看”她。

——[嘶嘶……(翻译:声音……)]

好的很啊,它竟然对她也有“听觉”。

她忽然不那么怕了,人害怕的是未知,她现在知道它是什么,它在想什么,且它能听懂她的话,那就是说,她有机会哄骗住它。

“对,声音,我的声音,你听到的是我的声音。”绪茕放在它蛇尾上的手指轻轻点了点,“这是我的手指。”

它被点过的地方,蛇鳞收缩了一下。

它没有制止她,更没有攻击她。

绪茕就顺着它的蛇鳞从上到下抚摸了一把,感觉到它猛地颤抖,蛇尾巴尖又卷住了她这只手。

两只手全被它卷住,像皮带一样绑着押在了她的头顶。

“这叫抚摸。”绪茕张开手掌握住了它战栗的尾巴尖,“这叫握紧。”感觉到它的尾巴尖在掌心里跳了一下,她微微侧头,凑近那就在她脸边的蛇尾,柔软的嘴唇碰上,舌尖轻轻顶了一下。

——[嘶嘶……(翻译:啊……)]

蛇尾巴连同蛇身在那一瞬间剧烈颤抖,脱力一般松开了她的身体和手腕。

绪茕撑着身体猛地翻身站了起来,退开两步,抓紧衣襟,喘着气,口中的血腥气在漫延,舌尖又痛又烫,她盯着那躁动的雪白巨蛇说:“那个叫舔,你喜欢那样是不是?小雪蛇。”

四周全是高不见尽头的冰墙,她必须拿下它才能出去。

她听见系统的声音:[驯化雪皇蛇失败,您只可以驯化等级低于您的生物。]

系统:[但您以血为引,命名生效,您为雪皇蛇暂时命名为:小雪蛇。]

系统:[言诱术生效。]

-------

观战的大殿之中,哗声一片。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绪宁那一边,无不震惊。

居然有人可以从雪皇蛇的“眼皮子底下”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