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谢然,我要放弃你了(1 / 2)

沈稚再次听见谢然的名字是在一家’时光’的老酒吧。那天晚上,包伊宁约她出门时,她当时想也没想就拒绝。

“小稚,这次可是张老师组织的聚会呀,你不能驳了他老人家的面子吧,而且老同学都这么多年没见了,你都不想吗?”包伊宁问道。

包包,我…”沈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已经很多年了,她变得越来越抗拒去回忆以前的事,也在试着,慢慢的,忘了那个记忆里的少年。

“小稚…,我不管,你陪我去嘛,好不好。小鱼和惠姐都没能回来,你不去的话我就要孤身一人了。”包伊宁整个人挂在沈稚身上左摇右摆的撒娇道。沈稚对包伊宁的行为哭笑不得,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答应了。

当她们到达’时光’时,隔老远就看到张老师站在门口的台阶旁,”小稚,那边的是老班吧,怎么我突然有种上课迟到要被罚站的感觉。”包伊宁打了个冷颤说。”还不是某人临时起意非要去做指甲,怪谁”沈稚笑道。

张老师好”两人齐声道。

“哎,你们来啦,瞧瞧我,现在岁数大了都老眼昏花了,别说名字啊,让我好好想想你们是谁,沈稚,包包,对吧?这么些年没见你俩都变得这么漂亮了。”张老师慈祥的说道。

对,是包包和沈稚,老师近来身体可好?”沈稚轻声问道。

好好好,我把这一届学生教到毕业就可以退休咯,时间过得真快,当年你俩和隔壁班俩小姑凉可真的是够折腾我的了。”张老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好了,我就不陪你们年轻人玩了,算上你俩,七班算是基本到齐了,他们都在里面了,好好玩吧。”

好的,老师!等有时间我和沈稚还有隔壁班的小姑凉们会一起去看望你的,老师再见!”包伊宁边说边拉着沈稚往里面走。”老师再见,我们下次会去探望您的”沈稚快速说道。

明明才过十点,大家已经喝的东倒西歪了。沈稚看着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心里觉得欣慰又苦涩。她甚至都已经无法把现在那一张张意气风发的脸庞与从前夏日午后教室中那些稚嫩的脸庞联系起来了,沈稚想’大家都长大了,但,似乎,只有她自己仍在原地踏步。’

沈稚刚走进包厢时便听到有人在叫了她。

“哎哎,这不是沈小稚嘛,几年不见都长得更漂亮了,哎?谢然呢”,对方喜出望外的高呼起来。

“嗯,好久不见,”沈稚礼貌的笑道,她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听到谢然的名字,”他……出国了。”

沈稚长得很漂亮,从小时候开始,周围的人都在说。她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在阳光下闪耀的波光粼粼。精致小巧的鹅蛋脸,鼻子小巧高挺,一笑起来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格外动人。眼睛虽然没有很大,但是却像反着光的黑玛瑙一样透出一丝干净。

沈稚突然想起来,以前,谢然总说,自己的眼睛像小鹿一样,会告诉他,稚稚不开心了,稚稚想吃草莓了,稚稚………,怎么,又想起他了呢。他走了后再没有人叫过她稚稚了。

包伊宁,你和沈稚怎么来这么晚啊,是不是应该自罚三杯呀,”有人起哄道。

好啊,自罚就自罚,我还怕你不成,王安石,怎么哪都有你啊。”包伊宁说完便拿起了桌上的酒杯。

行啊,姐姐。这你都听得出来是我,咱俩这关系没断呐,我们一班今天也在这边聚餐。来来来,我再敬您两杯,还有啊,别再叫我王安石了,我可配不上那名。”王石安大笑道。”沈稚,你也别闲着啊,喝啊,我今年可是调回k市了,到时候还要位多仰仗几位姐姐。”

小安子,你说,这都四五年没见了,你怎么还这么油嘴滑舌不着调啊,小稚不喝酒,我替她行了吧。”包伊宁笑骂道。

“包包,我自己来吧”沈稚不知怎的,从进房间开始心情就很低落,不,应该是听到谢然名字的时候,她也不想这样,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杯里的就一饮而尽。

小稚,你…行,喝吧,喝多少都没问题。”

沈稚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久,喝了多少了,但心情好像真的放松了很多,感觉迷迷糊糊的。

包包,我喝了多少了,”沈稚嘀咕道。

不多,沈公主也就喝了七八杯吧,啧,真是一杯倒啊”旁边传来王石安的声音。

哦……包包,我想出去吹吹风”沈稚没有听清,继续嘀咕。转头看到包伊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其他人拉过去吹牛了。

啧,大小姐,你知道和你说话的人是我吧?你家包包没空,我带你去吧。”

不用,不用麻烦你了。”沈稚想,她和王石安并没有很熟。

不麻烦,我怕你等一下出去了没回来,你家谢…包包能打死我……走吧。”

嗯”沈稚轻声答道。

王安石带沈稚去了二楼的一个小阳台,沈稚糊成一团的脑袋也在寒风中吹得稍微清醒了一些。她环顾了一下四周,’阳光’酒吧的内饰都重新装修了,唯独这里没变,依旧,和当年一样。

沈稚只感觉眼前一阵恍惚,她好像看到了当年,阳台中间的座桌子上摆着自己的十八岁生日蛋糕,包伊宁和王石安在嬉笑打闹,叶慕鱼还在支着她的画板说要把这值得纪念的日子给画下来,姜惠和朱浩坐在桌边相视微笑。

沈稚突然转过视线看向阳台边的角落,那里,原来应该……放着一个烧烤架的,应该……还站着两个少年。沈稚觉得好奇怪,她仍然记得严冬转头嫌弃的看着她,却不记得旁边那个少年的模样。少年逆光而站,身影高大挺拔,,沈稚看到那个少年转身朝她走来,她闻到了淡淡的草莓味,少年纤细白皙的手上捧着一个瓷碗,瓷碗里躺着一个个红彤彤的草莓,那个少年喊她”稚稚”,她想看看那个少年,她抬起头,却,看不清少年的模样………

“沈稚,沈稚!你发什么呆呢?”王石安问道。

嗯?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以前的事。”沈稚淡淡的说。

“哦,那…我们回去吧。”王石安说完便转了身,他也回想起了以前。

王石安等了会,都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疑惑的问道”…沈稚?”

王石安,我……想问你一些事。”沈稚握了握拳头,鼓起勇气。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王石安想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该来的总会来的。

你知道……谢然在哪吗?他……还好吗?”说完,沈稚突然觉得无比的轻松,像是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抬头静静的看着王石安。

王石安觉得谢然真不是个东西,这么可怜兮兮的小公主亏他舍得扔下。

我……我…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