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 2)

“梨梨,别哭啊,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尘越这次太不懂事了,等下我就打电话骂他。”

慕梨坐在奢侈豪华的别墅客厅里,抽抽噎噎地听着电话那边来自她婆婆梁夫人的温声安慰,眼前的茶几上已经堆了不少擦眼泪的纸巾。

今天是她跟丈夫梁尘越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为了这天,两个月前,她就动用了不少的关系,历经波折拍下了那支梁尘越心仪已久的机械手表,想作为惊喜送给梁尘越。

结果等到晚上9点钟,都没见他回家。

慕梨打电话一问,才知道他临时出差了。

她难过又伤心,哭哭啼啼地打电话给婆婆,诉说满腔委屈。

“别,”慕梨哭得声音嘶哑,却依旧轻柔地给自己丈夫争辩,“尘越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他一定是真有急事要临时出差,只是太急忘了告诉我,妈,您别怪他。”

梁夫人一听自家儿媳这么善解人意,内心一边欣慰,一边更气自家那不懂事的儿子了。

诚然这段婚姻是家中长辈的安排,以家族利益为主,没考虑他的意愿。

可这儿媳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长得也漂亮,即便这样了还为他找借口,嫁进来一年的时间里,更是规规矩矩,又懂事内敛,不会像其他姑娘一样动不动来事。

这么好的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着,怎么她那儿子就眼瞎呢?

“你啊你,就是太懂事了,”梁夫人叹了口气,“你该跟他多闹闹,男人么,你越是惯着他,他越是不会考虑你的感受。”

慕梨抽了下鼻子,带着鼻音说:“他工作已经够累了,我舍不得闹他。”

梁夫人闻言,内心对这儿媳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个档次,心疼她结婚纪念日还独守空房的同时,恨不得把那混蛋儿子叫来揍一顿。

梁夫人忍不住放柔了声音:“咱不难过啊,明天妈带你去逛街,想要什么,妈买单。”

慕梨:“怎么能让妈破费”

“没事,能让你开心就好,好了,不早了,先这样啊,别难过,妈现在就打电话去说他!”

慕梨又扯了张纸巾抹眼泪,带着哭音:“嗯,谢谢妈。”

挂掉梁夫人的电话,慕梨又在客厅里,对着桌上包装精美的礼盒默默抹了会眼泪,家里的保姆宋阿姨看不过去,给她热了杯牛奶端过来。

“太太,喝杯热牛奶吧,您别难过了。”

“谢谢。”慕梨勉强冲她笑了笑,接过牛奶,“麻烦了。”

宋阿姨在梁家做了十几年的保姆,一直照顾梁尘越的饮食起居,对这位温和体贴的太太印象十分好,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的,也跟着叹气。

先生真是太狠心了。

结婚纪念日招呼都不打就跑去外地出差,让太太白等了他那么久,电话都不打一个,估计早忘了这天是他们的纪念日了。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慕梨,只能说:“太太,时候不早了,快点去休息吧。”

慕梨点了点头,喝完牛奶后,才拿着她那礼盒上楼了。

房间门“咔哒”一声关上,反锁,慕梨脸上那笼罩着的哀愁顿时烟消云散。

她随手把那装着价值八位数手表的礼盒一扔,风一般冲进洗手间洗手,

为了顺利哭出来,她偷偷用手指捏碎了个小米辣。

结果量没掌握好,快把她给辣得跳脚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我见犹怜的小白莲样,差点把她憋死了。

妈的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她已经在这里受了一年的鸟罪了,梁尘越这狗男人怎么还不跟她离婚!

不过梁夫人挂了电话,肯定要打电话去说梁尘越。

而梁尘越最讨厌她动不动就搬梁夫人出来掺和他们二人的关系,对她的厌恶值肯定又要上升一个等级。

应该不用再多久,就能解脱了。

想及此,慕梨的心情十分愉悦。

慕梨是一个穿越者。

她现在所在的是一本小说世界,一年前,真正的慕梨意外身亡,导致剧情差点直接崩溃,她被拉来填补空缺。

她的任务是扮演好男主梁尘越的白莲花前妻,做一个令他厌恶的女配,等男主彻底对她忍无可忍,跟她离婚,投向女主的怀抱,她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到时候,她就能获得一笔数额庞大的分手费,够她挥霍一辈子,想想都美滋滋。

所以这一年来,慕梨兢兢业业地扮演一朵柔弱无害又温和的小白花,假装爱梁尘越爱得死去活来天崩地裂,让婆婆、梁尘越周围的亲人朋友甚至家里的保姆,都觉得她是个爱而不得的可怜人,而梁尘越是个不知妻美的渣男,都在无声谴责他。

梁尘越本来就因为这段婚姻是家里安排的,他接受得迫不得已,内心不快。

而且,原主看似柔弱无害,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为了嫁给他使了不少的手段,导致梁尘越对她颇为不喜,又被慕梨这么作了一年,对她更加厌恶了。

然而梁尘越的忍耐度跟堪比忍者神龟,比王八还能忍,居然这样活生生地忍受了她一年,一个字都没提过离婚。

想及此,慕梨擦干手脸走出洗手间,估摸着梁夫人已经打完了电话,拿起手机,拨了梁尘越的号。

手机响了一会才被接起来,慕梨立刻甜腻腻地喊:“老公”

“有事说。”男人沉沉的声音从手机彼端传过来,带着几分不加掩饰的不耐烦。

看来是刚被梁夫人教育过,现在梁尘越的心情一定极其糟糕。

慕梨装作听不出来他的反感,说:“今天是我们的一周年结婚纪念日,纪念日快乐呀,我给你买了礼物。”

那边冷漠地吐出三个字:“不需要。”

“你看到了一定会喜欢的,我花了很多心思才买到的,”慕梨讨好地说,“我们开视频,我给你看好不好?”

“说了不需要。”男人声音冷硬,尽管完全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凭着慕梨对他的了解,那头的男人此刻应该额角青筋直跳。

“呜呜呜不看就不看嘛,你好凶哦。”

梁尘越忍无可忍:“没其他事我挂了。”

“等等!”

那边陷入寂静中,应该在等她把屁放完。

“妈是不是打电话说你了?对不起哦,我今天得知你出差太难过了,没忍住哭了一会,刚好妈打电话过来,听我声音不对劲,一直追问我,我瞒不下去才说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那边的回答是直接挂了电话。

狗男人,火气这么旺,气不死你!

慕梨扔了手机,想到梁尘越这会儿内心肯定十分不痛快,她就痛快了,哼着歌去洗了澡,又敷着面膜在床上玩手机,看到她好朋友虞昕昕给她留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