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玩物的存在(1 / 2)

白清欢绝望的闭了闭眼。

她可以有一万种拒绝今天这场婚礼的理由,偏偏被穆恒川逼仄到只能用对她最不利的这一种!

她气恼愤怒,狼狈又隐忍的样子落入顾词的眸底,镜片下,男人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眯了眯,视线上移……

两个男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

一个斯文内敛,一个邪魅矜贵。

空气中仿佛有细细的暗流,无声无息的涌动。

顾词最先移开视线,抬手扶了下金色边框的眼镜,兴致缺缺的询问:“穆先生是过来参加我跟清欢婚礼的?”

穆恒川闻声,修长的手指霸道的勾住身侧之人的腰身,眼中蓄满令人心惊肉跳的笑,偏偏他的语气很闲适,“你觉得,像吗?”

顾词顺着穆恒川的手看过去,神色似乎有些不悦,半响,绷着下巴伸出大手,“清欢,过来。”

她也想过去,恨不得马上过去。

但是穆恒川让顾词进来,肯定是留有后手的。

她不敢冒进,半天没动,只是攥着挡住胸前风光西服的手指关节,隐隐泛白。

顾词怕吓着她,有意放软嗓音,“别怕,过来我这边。”

不等白清欢出声,穆恒川笑了一下,那笑声萦绕在她耳边,宛如情人间耳语,“你不是有话跟顾先生说?有我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他在提醒她。

实际上,除去身体上的暧昧接触,穆恒川对她仿佛并无半点威胁。

但她就这么听着,指甲却重重的没入掌心,带出一股黏稠的触感。

深吸了口气,抬眸看着不远处的顾词,抱歉的说道:“顾词,对不起,我不能跟你结婚了。”

顾词的神色不变,“你想清楚了,我在,没人可以威胁到你。”

白清欢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她猜的没错,大批的记者早已埋于四周,只待穆恒川发号施令。

顾词的实力的确不输于穆恒川,但也绝对不高于他。

而且,她跟顾词也并不是因为爱才决定结婚。

她相信顾词为了利益可以娶她,但是不相信顾词会为了她去牺牲什么。

不,应该说,是被穆恒川欺骗感情之后,她不再相信任何男人。

“我想清楚了。”白清欢轻声道,语气放的很低、很慢,“很抱歉,最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顾词脸上的表情很淡,静默的看着她。

他从不是拖泥带水之人,白清欢拒绝他之后,他本该淡漠转身,但脚下的步子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朝两人的方向迈过去。

只是他还没走过去,就听到背后糟乱的脚步声涌进来,很快,他就被几个身穿警服的男人给包围了。

顾词一脸的波澜不惊,抬手抚了抚眼睛,“拦我的路,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

警察因为忌惮顾词的身份,说话做事有些畏手畏脚,“顾先生,我们怀疑您涉嫌一起经济案,现在请您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经济案。

顾词嚼着这几个字,视线与不远处的穆恒川对上,“穆先生,你我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穆恒川不以为然,倨傲冷笑,“你撬我墙角在先,还敢说井水不犯河水?”

一旁的白清欢却从两人的交流里听出了什么。

顾词,是被她连累么?

原来穆恒川还留了这么一手。

所以说,今天就算她豁出一切都要嫁给顾词,他也一定可以阻止的了今天这场婚礼吗!

她愤怒的瞥向穆恒川,这时,警察已经迫不及待的再次出声催促,“顾先生,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顾词嗤之以鼻,但还是低调的转身跟着警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