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会有一点疼(1 / 2)

方总结结巴巴的开腔:“三、不,是四杯。”

“好,四杯。”他抬手招来侍从,面无表情的吩咐:“拿四箱红酒上来。”

四箱。

方总吓得一哆嗦,他想也不想的解释,“穆总,是您让我终止合作协议的,我以为、我以为……”

穆恒川淡淡的掀起眼皮瞅他,“我说让你停止合作,有说让你灌她酒?还是有说让她当你的人肉捞勺?”

他看过来的眼神很淡,淡的没什么震慑力,但就是这一瞥,方总就忍不住双腿一抖,差一点就双腿跪地求饶了,“穆总,我不知道您这么看重小白总,如果知道,绝对不敢对小白总有任何非分之想。”

“不,你以为的没错,白清欢在我这里,的确只是个玩物而已。”他低低缓缓的说着,突然话锋一转,脸色逐渐冷下来,“但是我穆恒川的玩物,即便是只狗,那也是一只高高在上的贵宾犬,何时轮得你来践踏了?”

“穆总,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行吗?”

穆恒川散漫勾唇,“我来兴致了,你倒是不玩了?怎么?瞧不起我?”

“穆总——”

“方总,我的耐心有限。”穆恒川半阖着眸,冷漠的出声打断。

方总知道自己触犯了穆恒川的底线,喝几瓶酒不算什么,只希望自己能在这一环节让他解气。

所以,当侍从将一瓶又一瓶红酒打开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心一横,拿起其中一瓶红酒,对着瓶口就直接仰头灌进了嘴里。

方总一口气喝了四五瓶,喝到最后受不住哇啦吐了一地。

穆恒川嫌恶的皱眉。

他突然座椅上站起来,将还在开着火的火锅开到最大,满目阴森的望着趴在桌子上因为喝猛喝吐而痛苦不堪的男人,声线冷冽骇人:“她的手是用来画画弹琴的,平时吃虾都要别人给她剥,她的手多矜贵?你让她给你当人肉捞勺?”

方总想跟着站起来,奈何腿软没站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耳边,穆恒川毫无温度的声音还在继续:“火锅汤已经给你备好了,你是要自己痛快的进去,还是我的人帮你?”

方总凝着沸腾的火锅,自问自己没白清欢那个勇气。

他还想求饶,可穆恒川已经不给他任何机会了。

周围不知道从哪里多出来两个黑衣保镖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把他架起来,不分青红皂白的抓住他的手就要往火锅里按。

他惊恐的瞪大眼睛,想也不想的反抗,“不、不要!”

过于惨烈的叫声刺激着包间里每个人的神经。

整整一分钟,包间里的人,除了方总,剩下所有的人就像被定格了一样,没人敢出声,也没人敢动,就怕自己会遭受池鱼之殃。

而自始至终,坐回去的穆恒川,就一脸淡然的坐在座椅上呈现闭目养神的状态。

直到方总的叫声停下来,他才微微睁眸,掀动眼皮去看他。

两只通红甚至起泡,接近煮烂的手落入他的眸底,他好像很满意,唇角勾出几分冷魅的弧度,朝着保镖挥挥手,“方总被烫伤了,送他去医院,医药费,我包。”

方总是被保镖抬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