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剧变(2 / 2)

佝偻老者出拳的那只手耷拉在一边,鲜血直流,他咧着嘴角露出只剩几颗的牙齿:“四十年了,我等这一天四十年了,师父为什么还要记得一个弃徒的名字,你难道一点也不奇怪吗,我的好师姐?”

老妪一惊,连忙看向身后弟子,只见队伍末尾的两个女子拔出佩戴的长剑,三两下就把其他几个老妪的随行女子刺死在地,她们临死前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两个和她们朝夕相处的人有一天居然会对她们伸出毒手。两个女子手起剑落,鲜血撒了一地,甩了甩剑上的血渍也不停留,抬起剑就刺向白洛星,老妪拂尘一挥,两名女子瞬间感受到一股如山一般的压力压在她们身上,顿时口吐鲜血,跪在地上。

周围的侍卫也蜂拥了过来,一队人抬起长枪指向两名女子,另一队人将老妪和白洛星围了起来指向佝偻老者。

正当老妪要走向老者时,老者的耷拉在一边的手臂像液体一样剧烈扭曲了起来,随着一阵抽搐竟变回了完好无损的样子,他依然露出几颗牙齿,笑着看向群人,好像一点也不惊慌。

洛水见到眼前这个老者身上发生的剧变也逐渐严肃了起来,他依稀想起好像有这么一群人被刀斧砍伤后也能迅速恢复如初,他也想起了老者身上那股令他讨厌的气息,就是那群被叫做地化魔的人。

“丫头,一会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就直接跑。”洛水严肃道。

“可是,母亲她们还在下面,外婆不也还在这里吗?”

“没用的,你外婆不是这人的对手,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一合之敌。”

“可是可是你刚刚不是能变成小剑刺伤他吗?”白洛星都快哭出来了,只是憋着一口气强撑着。

“他的气息还在往上涨,这是一种受的伤越重他越厉害的怪物,除非有人能一次击杀他,不然他就是无敌的。”

佝偻老者好像很多年没有露出过笑容,甚至已经忘记怎么笑了,现在他的脸丑陋的扭曲在一起,也不急着杀人,只是慢慢蹲坐下来,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局势盯着老妪不慌不忙的说道:

“师姐,那么多年过去,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你为什么宁愿选择一个一无所有的凡人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我到底有哪点比不上那个人?”

老妪脸色一变,握着拂尘的手微微颤抖,张口欲言又紧紧闭上了嘴。

盘腿坐着的老者刚开口要说话,几名蒙面侍卫就拿着长枪冲向他,长枪未至,老者便对着几人方向虚空打出几拳,那几名侍卫瞬间化为血雾,就连手里的长枪都变成了齑粉。

“再来者,死虽然好像你们不来也一样。”

老者的笑容好像又残忍了几分。